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复制那个杨城梦 >> 阅读

复制那个杨城梦

2012-05-18 15:03:5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2

党长青(短篇小说)

 

(一)【场序】

 

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生,引导人反刍记忆的往往是没有凋零的梦,梦是潜意识的花朵,盛开在没有时空的想像里。让淡蓝色的梦景镶嵌在北宋康定元年的天空上吧……。

公元1040年秋天,五十二岁的范仲淹,荣封“天章阁待制”,皇帝赵祯任命他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兼知延州,风尘仆仆赶往西部紧急挂帅,抵御西夏王元昊的入侵。那一年秋天,北方战云翻滚,马蹄声疾,驿马驰奔在黄色的高原上,战报和命令如秋风落叶般迅捷。一群乌鸦拍着翅膀从田野飞过。

远在麟州的杨文广,接到边防急报,披甲上马,日夜操练杨家兵马,刀出鞘,箭上弦。山头上的那座红楼,作为议事厅,威风凛凛的杨文广端坐上头,点将守卫窟野河要塞。西北方向的狼烟不久会点燃长城的烽火台,一场血战迟早要随着南归大雁的哀鸣就要到来,落日照着一座座破败的长城墩台。

红楼点将台的台阶下,将帅林立。他们的脸色异常镇定,为老赵家守边,是杨家几代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天波府老太君那双忧伤的眼神,瞅着穆桂英在墙壁上的战甲,发出一声白发苍苍的浩叹。自从范仲淹驻延州以来,提拔和培育了一批有勇有谋的战将:狄青、杨文广、种世衡、郭京、周美、马怀德、姚嗣宗等人,强悍的宋军,撑起了软弱滴雨的北宋天空,而绣着“杨”字的帅字旗,更让辽兵和西夏人胆颤心惊。记得范经略来杨城视察时,麟州军民欢呼雀跃,人们挥舞着刀枪,在牛角号的吹奏下,发出一声声强劲的呐喊。也许范经略那首有名的《渔家傲》,就在巡视麟州城时写就的:“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山章里,长烟落日孤城闭”。苍凉雄浑的一首词,豪放地叠映在麟州的山水里。杨家将的枪尖从此锋利无比。

杨文广在宋夏边界构筑堡寨,遵照范仲淹以防为主的主张,“选兵练将,渐复横山,以断贼臂,不数年间,期平定”的战略思想,成为屹立边塞的一道坚固屏障。杨文广的双手接过一面帅字旗,庄重地向白发飞扬的范仲淹点头,他身旁的战马刨着前蹄,嘶嘶鸣叫不已。两个护卫兵,拨转马头,手按宝剑,紧跟在杨文广身后,一溜黄尘消失在延州的黄土山道上。一行行榆树掩映之中,走出一片咩咩叫的羊群,牧羊人衣衫飘飘,眼盯着三匹飞骑刮风而过。

 

(二)、【梦景再现】

 

一场恶战,一触即发。元昊的人马满山遍野而来,他们的士兵嘴里发出尖利的鹰一样的怪叫声,弯弯的长刀闪着寒光。秋季,雨天前兆,黑云压城,杨城欲摧。双方阵前的牛皮鼓擂过三通之后,杀声顿起。边墙上的垛口燃起一股股濡湿的柴草的黑烟。城墙上的滚石、木头倾刻泻下,长弓发出铮铮的硬音,双方军土的肩头、脑袋、胸脯上矢如猬毛。杨文广的一个传令兵,举旗在城头奔如疾兔,没料想一支利箭,射入他大声呐喊的口中,传令兵一头栽下两丈六尺高的墙头,另一个传令兵举旗而上,转身狂奔。双方战场,人群如蚁。

城墙下,十几个西夏士兵举云梯而蹬城。爬在半中腰的士兵被城墙上的一杆杆长柄铁枪扎碎脑瓜,血流如注,叫声不断。那些身穿羊皮坎肩,头披长发的异族兵卒,转眼退下阵来。又一阵战鼓响起,新一轮的爬城战役打响……杨城外围西边的绝壁下,身带箭伤的战马在胡乱地奔走,连接在马蹬上的死尸,人头朝下,拖起一串冲天黄尘。杨家军民饮用的那面靠河侧的渗水井,水面上飘一层砒霜粉沫……城头上有一批老弱病残,尖声地辱骂着元昊。元昊鼓着翻白的牛眼,咬紧钢牙,手举战刀像一头公狼在嗥叫。杨家女将纷纷登城欢战。

围城的士兵大约有两万,守城的士兵大约有一万。双方的战鼓鸣叫了一天,黄昏时分,人困马令,残旗垂落。秋风骤起时,城内城外,哭声动天,哀嚎遍野。潮水一样的西夏兵如风退去。一轮弯月投影在鲜血喷洒的城墙上。有笛声从远处飘来,哀怨愁绝。秋天的露水凝洁成白霜,悠悠覆盖在战火沉寂的野外。时光倒流的画面上,杨文广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五天后,他亲手写的捷报,飞骑送到延州嘉岭山下的范公军帐。范仲淹看着墨笔写成的书信,他眼前分明浮现出一行行滴血的字迹……。

 

(三)、【续梦之呓】

 

用五十三棵百年老松建造的红楼里,庆功宴刚摆过。老令公杨无敌在世时,说过这楼是用土生土长的神木修建的,这支军马一定是戍边的神兵天将了。

碧云天,黄叶地,秋风凉,雁过也正待伤心时节。看着红楼厅台上摆放的一坛坛没有喝完的赏赐美酒,一位守枪械库的老军门和一位掌管军马草料的老军门,他们二人举樽对泣,对一脸凝重的杨文广元帅说:“这哪里是赏赐酒,分明是杨家将的夺命血酒呀!我杨门将士,孤儿寡母,代代出征,抗辽击夏,义无反顾。不说七郎八虎拼杀金沙滩,不说老太君率众百岁挂帅,只说老令公的那把宝刀,如今还在辽国呀。难道我们成千上万的死伤,就值这么几坛浑浊的破酒吗?”杨文广目视着户族里两位最年高的长辈,用颤抖的声音说:“老牛力尽刀尖死,伺候君王不掉头。老令公有言在先,谁让我们是杨家的兵将呀。麟州地域没有我杨家,谁保护此地百姓的平安啊”。

许多年过后,边关捷报一封封频传到赵祯手中,龙颜大悦。刁钻的佞臣向皇帝进言:杨家将从寇准、八贤王,到范仲淹,都保举他们屡立战功。抗辽击西夏,杨家威名赫赫,天下传名。如此功高震主,倘若他们现在割据一方,将麟州献给金朝,我朝江山马上不保。不如将杨家将换防,调至中原或南方,分兵驻守关隘,这种危险不就化整为零了吗?皇帝到了徽宗和钦宗的位子上,杨家将几乎就销声匿迹了。

历史把忠贞不二的喜剧,硬是演成四分五裂的悲剧。

杨城大梦,在时间的呓语中撕碎成一条条黄色的丝绸,飘招在山河破碎的岁月之巅。范仲淹成了“千百年间,盖不一二见”(元朝人评价)的朝臣精典,而杨家将从杨文广之后,也就在史册上淡出不见。

日月在天空高悬,老百姓才对杨家将有评判的话语权。

那个稀鼻涕一样懦弱的北宋王朝,怎能对得起杨家世代英豪们浴血的祈祷?历史的胶片拷贝得是非颠倒。

 

(四)、【画外音】

 

在古麟州迁址更名的神木城北关,今天我们的艺术大师用塑雕拷贝出一尊杨业的形象。复制那个杨城梦,可能要用电脑技术中的三维动画或者更多情景的剪接,但时也,命也,运也,终归成为杨家将的一种辉煌结束。没有结束和不能结束的是他们的精神,中华民族如果少了这种不屈服精神,北宋王朝的梦影还会飘移而来。太长的恶梦难醒。

看吧—老令公的眼睛还是那么眈眈有神他的脉搏仍然跃动,他让所有的麟州人热血沸腾。不可复制的英雄梦。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2-06-18 09:02:54
2012-03-02 09:00:34
2013-01-24 11:08:29
2013-10-11 09:33:10
2014-03-24 10:14:07
2013-01-23 15:15:22
2011-10-10 10:26:39
2013-01-22 14:40:02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