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凭吊楼兰 >> 阅读

凭吊楼兰

2012-04-25 08:28:14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66

                                         (散文)党长青

    没有去过楼兰,只在像片的想像里去过。
    很可能沙漠里有过一条河,漂着鱼虾的季节河。马匹如云,蹄印如尘,河岸边有甩长鞭的牧人在吟唱。摔着小辫的维吾尔姑娘,赤脚在草毯上跳肚皮舞,肚脐的眼睛勾魂摄魄,让多少小伙子的热血骤然像水银柱一样升跌……
那时刻裸体的飞天拒绝在敦煌的洞壁上栖居,她们反弹琵琶,在楼兰古城的上空飞升。
    骆驼背上的丝绸,在八千里的路上听着阳关三叠,呻吟的胡笳,抑或是都它尔与热瓦甫的弦乐,伴着最原始的《十二卡姆》,在长风中汹涌地抖动。
    沙路在鹰的翅膀下亮相——
    西域大道,驼铃声声,尘土漫漫。那些口诵《古兰经》的人,虔诚地行走在大道上,每一份贪婪都变成企愿,每一份狡诈都化作忠诚。抽着莫合烟的汉子,眼睛里燃炽疲劳之后的兴奋,有一只信鸽在肩头落下,报道着家乡的平安。和风吹来时不见一丝细雨。
    在楼兰城的土街上,溢出烤包子和馕的香味,羊肉成为本民族最对圣的食物。土打的围墙,将居民隔离在方框里,而每一个方框里都有葡萄架茂盛的姿态。摇曳的核桃树,长满房屋的四周,有孩童用瓢盆盛水,浇灌在树下,梦的种子从此生出核仁里的甜蜜。
    粗犷的男人大声吆喝,生意兴隆。那条季节河养育了无比美丽的女人,能歌善舞又明眸善睐。丝绸做的衣裙,妆扮出一种富贵的色泽。她们开始养蛋。桑树成为楼兰的城树。
    生活是祥和的阳光,普照人心。无数只小羊羔在楼兰城外的浅草滩上撒欢奔跑。古老的乐器在葡萄架下响起,季节彻夜不眠的欢叫声,此起彼伏地回荡在秋夜里。
    三年不见一星雨丝的楼兰天空,某一天突然阴云密布,大雨倾盆。居民们刚刚要用美丽的楼兰舞蹈庆祝雨神,只见天边一个耀眼的血色长闪。地动山摇,飞沙走石,房屋顷刻之间倒塌无数。五分钟的摇摆,一切归于沉寂。三万六千六百六十六人的城堡,只有一个拐腿的阿訇逃生,他坐在清真寺的房顶上才幸免于难。没有泪水,没有呻吟,没有求救声音,最后一只狗在破碎的石头丛中绝望地哀鸣。
    阿訇不知道这种灾难叫地震,他认为天空闪过的蓝光,是天主发怒的眼神。他手捧被雨水、鲜血浸泡过的《古兰经》,向无边的沙漠进发,他要走出绝地,走出死寂的楼兰国。当年华贵富丽的楼兰王宫,变作一片荒漠……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阴谋暴力、私仇公报、良心道义、温柔乡里的缠绵统统都被流沙掩没。
    那位拐腿的阿訇,终于在三天后的晚霞映照下渴死了。圣经书化作大雁远飞天外。凭吊楼兰古城,历代史学家心悸手抖,写不下一个字。
    楼兰遗址在像片上留下一道沧桑背影。在早晨的阳光下,看着熙熙攘攘的现代城市人群,我不禁对逝去的楼兰发出凭吊:是人类战胜自然,还是自然毁灭人类?楼兰王国到底是否埋没于一次大型地震,只有想像式的妄言了。今天的人们,很想揭秘那沉睡的谜底。人与自然的和谐,大约是生命的真谛。

该文发表于2009年2期《神木》刊
                                                              编辑:王丽

相关文章
2013-03-22 08:55:16
2012-05-08 17:08:17
2012-08-07 08:58:14
2011-11-04 10:25:14
2014-08-14 08:56:32
2011-11-04 10:23:48
2014-03-03 08:29:30
2011-11-04 10:20:0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