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往事回眸 >> 匈奴“废都”白城子 >> 阅读

匈奴“废都”白城子

2012-04-04 17:03:11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73
内容提要:统万城,位于毛乌素沙漠的边缘,是古代匈奴人建造的国都,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在当地,它被称为“白城子”

                        匈奴“废都”白城子

 

                                                               

征发各民族10万余众,施工5年而建成的统万城

 


      统万城,位于毛乌素沙漠的边缘,是古代匈奴人建造的国都,距今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在当地,它被称为“白城子”
    匈奴“废都”白城子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北中国从来就是一片辽阔苍凉的土地,历史上曾经有多个游牧民族在这里活动,犬戎、羌、鲜卑……他们吃着奶酪、喝着烈酒长大,他们在马背上驰骋草原、辗转大漠,他们不读四书五经也不知什么是三纲五常,他们摔跤、赛马、弯弓射大雕,他们就像田里的小麦一样,一茬又一茬地来来去去。其中有一个异常剽悍狂放的民族,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不单叫周边的游牧民族拱手称臣,也令汉家的诸侯天子们寝食难安,那就是匈奴。
  匈奴自公元前4世纪开始在中国北方活动。在战国以前,北中国曾经出现过鬼方、戎、狄等氏族部落,他们同西周的灭亡有直接关系。这些部落之间常年打打杀杀,争夺人口、牲畜和牧场,并不时南下中原骚扰抢掠。天生的凶悍,使得这些战争往往异常残酷和血腥。与此同时,长期的弱肉强食使得这些游牧民族有的消失,有的被兼并,有的则变得更加强大,并逐渐形成部落联盟。最强大的联盟当中就有匈奴。
  秦王朝时,秦始皇对匈奴采取铁腕政策,匈奴一度被迫撤出河南地区(即今天内蒙古的河套地区),退至阴山以北。西汉初年,冒顿单于统一匈奴各部,率骑兵灭东胡、击月氏,继而南下夺回河南地,匈奴空前强大并建立起历史上第一个草原军事帝国。随后的很长一段时期里,匈奴在同汉家王朝的数次交锋中都始终占据上风,直到汉武帝时,西汉的国力强盛起来,卫青、霍去病数次北伐匈奴,局面才出现逆转。
  到了南北朝时,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匈奴贵族赫连勃勃建立大夏国,随后建造了国都统万城。统万城也是中国古代史上由少数民族建造的最完整、最坚固、最雄伟的都城。不过,这一切都犹如昙花一现。大夏国仅存在了几十年就宣告灭亡,匈奴或南附,或西迁,永久地退出了中国历史舞台。统万城的短暂历史可以说是匈奴“最后的辉煌”。
  今天的统万城只剩下残破的遗址,在当地,它被称为“白城子”。在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位于陕西北部、靠近陕西与内蒙古两省区交界线的白城子,正处于毛乌素沙漠的边缘。
  绥德,榆林,靖边
  末代单于赫连勃勃的原名叫刘屈孑绥德到榆林的途中,路边的山头、山坡上常有一些说不出到底是什么用途的垛台、土墙。它们当中没准就有长城遗迹。要知道,陕北的长城遗迹大多荒凉异常、残破不堪,可能是明代的,也可能是秦朝的,甚至可能是战国的,许多都难以辨认。
  匈奴的末代单于、大夏国的开国皇帝、白城子的缔造者赫连勃勃,算起来是冒顿单于的后代,不过,他的原名却叫刘屈孑。说来话长。西汉初年著名的“白登之围”使汉高祖刘邦晓得了匈奴的厉害,以后便实行和亲政策,把女儿嫁给冒顿单于,以此换取暂时的太平。冒顿以后,子孙都跟随母亲姓了刘姓,虽然他们仍旧是剽悍的匈奴。
  刘屈孑的父亲刘卫辰所驻屯的代来城,故址就在今天的榆林市郊巴拉素乡的白城台村。刘卫辰经常以代来城为基地,对相邻的北魏发动攻击。公元391年,刘卫辰率领数万人攻打北魏,魏太祖拓跋皀率军迎战,击败刘卫辰后乘胜攻入其领地。代来城大兵压境,刘卫辰父子仓皇弃城而逃时,内讧的部下杀死刘卫辰,11岁的三子刘屈孑则艰难逃出虎口。
  16年后即公元407年,27岁的刘屈孑在高平(即今天宁夏南部的固原)自称天王大单于,定国号为夏,建立大夏国,并改刘姓为赫连氏。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一天才是赫连勃勃降生的日子。公元413年,开始建造国都统万城。公元417年,大夏立国后的第十个年头,赫连勃勃以一系列摧枯拉朽的军事行动使大夏达到全盛时期:他先是率兵南下攻占咸阳,继而挥戈东进占据长安。公元418年,赫连勃勃登临长安灞上,实现了他的梦想———做了皇帝。
  在榆林开往靖边的班车上,售票员将车票交到我手里,郑重又诚恳地对我说:“这条路上小偷多得很。”这辆破旧的班车开出榆林汽车站后,慢悠悠地在街上溜达,就在街角转弯处,突然有一大群人拥进车里,连发动机盖上都坐满了乘客,过道被大大小小的纸箱和各式各样的袋子占据,还有几只山羊和南瓜登上了车顶。原来,在汽车站外面乘车要便宜几块钱,他们在这儿等车已经等了好久了。
  公路边,稍远的地方,一条昏黄浑浊的河不动声色地流淌着。那就是古老的无定河。“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但凡读过这首脍炙人口的边塞诗,眼前的无定河就不再是一条普通的河,而更像是见证了汉人与匈奴之间历次残酷战争的一行浊泪。
  与世隔绝的废城
  下过雨后的白城子往往遍地都是蛇到靖边已经是黄昏时分。我和统万城文物管理所高所长约定,明天一早搭他的车到白城子。靖边地处陕西的西北角,过去与定边、安边统称为“三边”。在县城里不难找到“边区”时代的影子,一些“文革”时代的标语安静地躲在尘土下面。近几年当地的石油开采惹出了不少是非,也让靖边这座偏远小城看上去有几分怪诞。狭窄混乱的街上多的是毛驴车、自行车和摩托车,也有不少三菱、丰田越野车和高档小轿车费力地鸣着喇叭穿梭往来。几年前建造的靖边宾馆即便放在大城市里也不失气派,客房标价着实吓人一跳。
  高所长30岁左右,担任统万城文物管理所所长一职已经好几年了。高是土生土长的靖边人,他的家就在靖边县城城郊,而他上班的文管所则在50公里外荒凉的白城子。离开靖边县城不久,路边的树林和庄稼地就开始变得愈加稀疏,毛乌素沙漠已经露面了,起先是夹杂着灌木丛的一小块一小块的沙丘,继而是完全裸露的大片大片的沙地。
  2个小时以后到了白城则村。从白城则村到文管所是大约四五公里、极其狭窄的沙漠路,深陷的车辙交错着,路旁则是近乎密不透风的灌木丛。面包车在这一段路上显得很吃力,不时就有一阵发动机力不从心的轰鸣声。高所长说,能像今天这样就不错了,下起雨来这段路就成了烂泥塘,越野车也不一定能开得过去,连日大雨就惨了,文管所几乎与世隔绝。以前就有一支摄制组到白城子采访拍摄,住在文管所内,结果因大雨困在这儿好多天,最后只得挽起裤腿,扛着器材徒步走了出来。
  文管所距离白城子不远,顺着蜿蜒在红柳树林和草丛中的小路走10多分钟,就可以看到这座1500多年以前建造的匈奴国都了———准确地说,是它的遗迹,残破不堪的遗迹。四周是沉寂的沙漠,不远处是无定河水。因为沙漠,这满目的荒凉就增添了神秘的意味,因为无定河,那些残破的城墙下生满了野草、红柳树,终究有了生命的迹象。今天的白城子已经完全不能称之为“城”,但也丝毫不难想象当年它的规模、它的高大和雄伟。长达数里的城墙上荆棘密布,西南角的墩台高高地矗立着,要知道,眼前的这一切不但历经了惨烈的战祸,更历尽了上千年的风吹雨打、流沙侵蚀。难怪常有人将白城子比作“沙海沉船”呢,恰如其分。不过,这绝不是一条普通的船,而是一艘承载了辉煌与悲凉、奢华与冷清的超级巨轮。
  公元413年,白城子开始修建,十万劳工昼夜施工。监工是赫连勃勃属下一名异常凶残的大臣叱干阿利。相传在筑城的时候,每筑一段城墙就用铁锥扎一扎,扎不进去有奖,扎进去就杀工匠,拆了重筑并且把人也筑到城墙里去。白城子是用三合土建造的,因此整座城呈白色并且坚固异常,这种三合土在现代建筑中仍然大量使用。今天只需亲手试探一下残留的城墙那裸露着的白色脊背,就知道白城子的坚固名不虚传。数以千计的劳工生命为代价筑成的白城子,是中国历史上由少数民族修建的最完整、最雄伟的都城,却似乎注定了多灾多难。据史料记载,这座城的最高统治者赫连勃勃曾时常手持弓箭高坐在城楼上,看谁不顺眼就亲手射杀以此取乐,就连那些重要的大臣也难逃厄运。公元425年,连年征战、生活放荡的赫连勃勃病死在白城子,终年45岁。北魏随即趁火打劫,于公元427年攻破白城子,从城中获取的马匹达30万之多。奢华的宫殿令北魏太武帝目瞪口呆,他当时说:“奢侈到这种程度,怎能不亡国呢?”虽然并没有白城子出土过许多珍贵文物的记载,但听导游小蔡讲,现在仍然有“探宝”的人,怀着发财梦、趁着黑夜来白城子挖掘。
  北魏破城后不久,赫连勃勃的接班人赫连昌就在平凉作战时被北魏军队活捉,其弟赫连定即位大夏皇帝。公元431年,赫连定在今天的甘肃临夏一带遭遇吐谷浑部族3万骑兵的突袭,赫连定被俘虏,大夏宣告灭亡。这是匈奴族在中国的最后一段历史,犹如他们的崛起一样,充满了血雨腥风。那以后,匈奴再也没有作为一个民族而出现过。他们或许沦为阶下囚,或许做了奴隶,或许被杀戮,或许逃亡,三三两两流落到各地并最终融入其他民族。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血脉并没有完全中断,即使是在今天,即使远至欧洲,也必定有许多人骨子里依然还流淌着那古老、剽悍的血液。算起来,1500余年已经过去了。
  白城子虽然满目疮痍、荒凉异常,却并不是一片死寂。已经是下午了,依然能感到阳光的灼热。我让小蔡留在树荫里等着,想自己一个人随便走走。还没走出多远,脚下有个东西猛然动了起来,低头一看不禁叫出声来:一条身体颜色几乎与地面融为一体的蛇正极快地爬行,须臾间就钻进地缝里不见了。它原先大概一动不动地卧在那里。我回头看小蔡,没等我开口她就说道:“遇见蛇了吧?这儿蛇多得很。”听小蔡说,靖边当地蛇很少,但不知为什么白城子的蛇就特别多。刚到这里时小蔡挺害怕蛇,时间长了也就不怕了,“你不惹它们就没事,它们也怕人”。不过,下过雨后白城子遍地都是蛇,那场景还是令小蔡觉得恐怖。除了蛇之外,野鸽子也特别多。城墙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那些是野鸽子的窝。北宋时,羌族经常在白城子一带活动,为了防止他们割据称雄,加之当时白城子已饱受风沙侵扰,宋朝廷下令毁城移民。如果说北魏破城、匈奴消失抽去了白城子的精魂的话,
  毁城移民则抽去了白城子的最后一滴血液。可以想见,从那以后,白城子就日渐成为各类小动物栖息繁衍的城堡。
  白城子附近三三两两地散落着一些农家,他们以前在城墙下搭建了不少关养牲畜的棚厩,文管所设立之后被统统废除了,不过现在还能看到那些空荡荡的羊圈或马厩,羊倌们也照旧每天把羊群赶来吃草。在城墙的一角,一个满脸沧桑的老汉手里拿着把柴刀,一边放羊一边四处砍些枯树枝———白城子附近的居民仍然用柴禾烧水做饭,冬天也靠烧柴禾取暖,柴禾实在不够时就只好去买些煤。对于这些与匈奴废都相厮守的人们来说,生活委实相当不易。河边的一亩二分地仅够一家人勉强糊口,放牧就成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牧羊人无论寒暑,早出晚归,一年到头却未必能吃到一顿羊肉。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1-12-19 16:35:22
2013-10-16 09:56:16
2013-10-16 08:31:49
2011-07-24 13:33:34
2014-11-21 08:35:24
2014-07-17 08:35:02
2012-03-27 10:33:38
2013-12-25 07:57:08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