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 >> 贾拓夫长子的回忆:父母是真正的无产者 >> 阅读

贾拓夫长子的回忆:父母是真正的无产者

2012-04-04 16:58:20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3757
内容提要:贾拓夫,1912年~1967年,陕西省神木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共青团陕北特委代理书记、西安市委书记,中共陕西省委秘书长等职。长征时,任红军总政治部白区工作部部长。1935年起,先后任陕甘苏区中央局白区工作部部长,陕西省委宣传部长、省委书记,中共中央西北局常委、秘书长等职。

      爸爸最痛恨高级干部和他们的子女搞特殊化,他告诫我们——父母官大就神气,这种思想没出息

  贾拓夫全家福,后排左三为作者

贾拓夫与战友们的合影

  贾拓夫

  生平简介

  1912年~1967年,陕西省神木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共青团陕北特委代理书记、西安市委书记,中共陕西省委秘书长等职。长征时,任红军总政治部白区工作部部长。1935年起,先后任陕甘苏区中央局白区工作部部长,陕西省委宣传部长、省委书记,中共中央西北局常委、秘书长等职。

  解放后,历任中共西安市委书记、市长,中央财委副主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务院第四办公室主任兼轻工业部部长,国家经委副主任,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等职。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文革”中被迫害致死。1979年予以平反。

  作者简历

  贾虹生,贾拓夫同志长子,高级工程师。1967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系。当过工人、车间主任、机关干部,曾任天津市计算机研究所科长、所长,天津市计算机工业公司党委书记;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兼国内部主任;中国康华发展总公司常务副总裁兼党委副书记;中国华通物产集团公司副总裁、总裁兼党委书记。2003年退休。

  我的父亲贾拓夫,1926年参加革命,1928年入党,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了40年。当他1967年被迫害致死时,没有给我们子女留下什么财产,然而,他却留下了一份极其珍贵而又丰富的精神遗产,永远激励着我们。

  1“你也要飞起来”

  1961年暑假,在北京四中读高中的我,带领弟妹们去抚顺看望被下放到电厂当厂长的父亲。一天,他拿着一张刊有照片的报纸对我们说:“啊哈,又一个苏联宇航员上了天!可惜是苏联的季拓夫,不是中国的贾拓夫。”大家都笑了。

  这时父亲抚着我的肩膀说:“贾拓夫是飞不上去了,贾拓夫的儿子还可以飞嘛!我们国家现在还很落后,但一定要建设好,这就需要你们这一代努力啦。中国是火药的故乡,别人能做到,难道我们做不到?虹生有这个雄心壮志吗?将来,你也要飞起来!”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不小,我暗下决心,努力学习。次年,我以北京市中学生银质奖章获得者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系。

  说到学习,父亲的刻苦精神始终是对我们无形的鞭策和激励。他从小家境贫寒,是靠奶奶借债供他上学的。14岁时,父亲以优秀的成绩考取了陕北“最高学府”——省立绥德第四师范,在那里接受了革命的熏陶。他不仅是学生领袖,还是成绩拔尖的学生,被誉为“四师新花”。此后几十年,即使在繁重的工作中,他也从未间断学习。在延安,毛泽东主席曾称赞父亲是“陕北才子”,能说、会写、善思考,其实他就是两年师范的底子,能力完全是在工作中不断学习积累起来的。

  在父亲的熏陶下,我们兄弟姐妹学习都很认真。每到月底的那个星期日,大家都把学习成绩册交给父母检查,一般都能使他们满意。

  2四件夹克“接力”穿

  记得我上初中时有一天,彭德怀伯伯到我家来,指着我和妹妹穿的黑色灯芯绒夹克问母亲:“白茜,你怎么搞的嘛!给娃娃们穿得这么旧,连男娃女娃都分不清喽!”那时我长得矮,衣服太大,就把袖子卷起来凑合着穿;妹妹的衣服小了,露出半截小胳膊。母亲说:“虹生这件是他二姐穿小了刚给他的,男孩子长得快,很快就合身了。小女这件该给弟弟穿了。”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其实这比在西北时好得多了。”

  彭伯伯高兴了:“好啊,说得好啊!有些干部进了城,成了洋包子,自己像个官佬子,孩子也打扮得像个少爷仔。咱们这些土包子跟不上,也不去跟喽!”他又转向父亲说:“拓夫,你们这一手好啊!”

  说起黑夹克,还有一段来历呢。1952年,父亲从西安调到北京工

  作,母亲破天荒地从商店买了一些黑灯芯绒,给我们四个大孩子每人做了一件夹克衫。在这之前我们都上保育小学,穿供给制发的蓝黑色小制服,从来没穿过这么合体而漂亮的衣服,刚穿上时心里美滋滋的。逢年过节、出门做客时,我们才穿上这件“礼服”。可后来,爸妈就不轻易给我们添置新衣了。这四件夹克衫就像接力棒一样,一个一个往下传,旧了拆拆,破了补补。大姐那件最大,我们兄弟姐妹七个人都穿过。

  3从小学会修鞋理发

  说起来,现在的年轻朋友也许不相信,我的父亲是行政四级的大干部,母亲也是司局级老红军,可我们七个兄弟姐妹上小学时连皮鞋都没穿过。我上初中时,父亲请司机杨叔叔领我到前门外打磨厂买来修鞋用的铁脚、洋钉、锤子、刀子和皮子,让我们学着自己修鞋、补鞋。母亲还买来理发工具,让我们互相理发。大姐当了中学教师,自己买了一套工具,给学生们理发。二弟、三弟下乡插队也带了工具,给乡亲们理发。我在哈军工时还是班里的理发高手,这都是从小学来的手艺。

  父亲最痛恨干部和干部子女搞特殊化。1955年实行军衔制,我在国庆游行时看见天安门城楼和检阅台上站着许多将军,蓝绿色的军礼服,镶红边的大檐帽,肩章、勋章金

  光闪闪,格外威武。回到家里,我问父亲:“同学们都说,上将能上天安门,你也在天安门上。要是你有军衔,应该是个什么将呢?”没想到父亲立刻严肃地反问:“你问这个干什么?”随后缓和了语气说:“在我们一些干部子弟中有个很坏的风气:比谁的父母官大。好像父母官大,自己的身价也高了,神气得不得了。这种思想最没有出息,你可不能学这种坏样子。”后来,父亲对我们说:“干部子弟盲目的优越感,同清朝八旗子弟腐朽的封建思想没有什么不同。你们不能靠父母,还是要靠自己在社会上自立,没有真才实学,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

  4学掏大粪备感自豪

  听一些伯伯叔叔讲,父亲历来都把调查研究、联系群众、深入基层当作基本功。所以,无论他做什么工作,都能从实践和群众中汲取力量和智慧,取得开拓性的成绩。

  父亲这样要求自己,也这样教育我们。一年夏天,我从哈军工回北京过暑假,本想好好放松一下,可父亲却对我说:“你上了大学,参了军,但并不了解社会,应该利用假期参加一些劳动,接触社会,接触群众,去学一些在学校里学不到的知识。”

  按照父亲的要求,我约了几个同学,组织了一个义务劳动小组,到时传祥同志所在的清洁队掏大粪。

  那时还没有吸粪的设备,全靠人背木制的大粪桶,挨家挨户地去收去掏。没想到背大粪是个技术活,刚开始,几十斤的大木桶怎么从腿上用力把它滑上肩膀又不让粪水洒出来,怎么走路才能不让桶里的污物溅出来落到身上和地上,还真不容易。看到工人们熟练的动作,那种“宁愿一人臭,换得万家香”的服务理念,真让我们大受教育。不管我们走到哪里,居民们一点都不嫌弃,大娘端出茶水给我们喝,大伯递毛巾让我们擦汗,小朋友还搬出小板凳让我们休息。因为我们都穿着军装,老百姓还亲切地问:“你们是解放军,学雷锋吧?”我们感到非常温暖,为人民服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5甘当一颗螺丝钉

  1963年,大姐从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被分配到北京房山琉璃河水泥厂职工子弟中学当老师。下去不久,大姐跑回家来,趴在床上哭鼻子。原来,水泥厂那里很荒凉,房子矮小破旧,学校还不如北京城里小学大。更让她伤心的是,学校让她改行教语文,当地不文明的生活习惯也叫她受不了。

  父亲听了很生气,大声质问:“讲完了?讲了那么多,无非两条嘛:第一,北大毕业生去无名中学教书,屈了才;第二,有知识、讲文明的知识分子看不起愚昧无知的工人!”

  大姐刚想申辩,父亲手一举:“不用解释!就算你说的反映了一定的实际情况,那不反过来更加证明那里是多么需要知识,需要教育吗?为什么只想自己的专业,而不想一想工人们的需要?不想一想工人的孩子们的需要呢?我和你妈都是从贫苦的农村出来的,你却看不起劳动人民,这不是忘本是什么?”大家从没见过父亲这样严厉地批评大姐。

  之后,大姐穿上朴素的衣服,带着简单的行李回到房山,在水泥厂中学一干就是15年。

  父亲的一首长诗《座右铭》中有这样的句子:“有党万事足,无私一身轻。放下臭架子,甘当螺丝钉。行年过半百,壮志有兼程。老马途能识,悬崖奋勇登。”这正是父亲无私无畏,能上能下,胸怀坦荡,赤胆忠心的写照,也是对我们的谆谆教诲。我们兄弟姐妹都把这首长诗抄在自己的日记本上,也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6短短遗嘱书写大爱

  父亲这一生贡献多,坎坷多。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总有母亲陪伴在身边。

  母亲白茜也是陕北人,她入党65年,在世81岁,一生极不平静,但晚年却心平如水,豁达大度。

  最让我们感动的是母亲的遗嘱。1999年11月,医院给母亲下了病危通知。二姐在慌忙地寻找母亲照片时,意外地在一个本子里发现了它。遗嘱写道——

  亲爱的孩子们,亲人们:

  死人是经常的,自然规律,我到那时请你们照办。

  一、如患有不治之症绝对不抢救,拖时间,不必浪费国家的医药费用,我少痛苦,你们少看到难受的心情。

  二、不发讣告,不开遗体告别会。

  三、不写生平回忆之类的东西。

  四、遗体献给祖国医学事业,是我对人民的最后贡献。

  你们父母是真正的无产者,没有给你们留下什么,你们的成长是自己奋斗来的。今天孩子们工作学习都不错,兄弟姐妹是团结的,你们各自的小家庭生活很不错,对我不错,别人很羡慕,这些对我是很大的安慰,所以我满意地去了。

  1989年9月10日

  妈妈留

短短222个字,包含了多少内容,又体现了怎样的品格和情操啊!在这位身材不足1米60、体重不过45公斤、存折里只有1.5万元的耄耋老人心里,容纳了多么宽广的天地!这个遗嘱弥足珍贵,这种精神将鼓舞我们一辈子!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3-11-20 08:44:59
2011-12-11 10:08:42
2014-02-23 08:48:14
2013-02-17 09:24:14
2013-05-20 09:00:44
2012-03-16 10:30:08
2015-03-26 08:49:25
2012-07-09 17:27:3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