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柳树峁出了一个郝老汉 >> 阅读

柳树峁出了一个郝老汉

2012-04-04 16:10:39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376

北 城 

刚进郝总的办公室,还没在椅子上坐稳,随后便进来两个借钱的人。农民模样,也许是天冷,也许是拘谨,左脚倒右脚,左手搓摸着右手,站在那里,郝总说,坐,坐,借多少?一边起身倒茶。一个说这两天钱都压在生意上了,一满周转不开,借上20万吧,另一个你你诺诺也没说得个原因,要借10万块。郝总一口就应承下了。 

我和苗雨田就坐在那,一惊一乍的,像两个没经见过世面的孩子。 

郝总说,来借钱的多,有些打借条了,有些也没,都是乡里乡亲的,周搭方围的,谁能没个难处?根据情况,少则一万,多则三、五十万,我都会给借的。对于现在的我,这点不算什么,可是对于需要这点钱的人来说,可就帮了大忙了。 

我们点头称是。人嘛,活在世上,名望很重要。 

郝总说,大概现在人身上借我的钱,也有近3000万吧。 

我和苗雨田又愣了一愣。 

我们到赵家梁煤矿的当天上午,正好省、市煤炭部门的领导要来矿上检查。郝总说,一天里真忙了,除了矿上的事,周围村里谁家有什么事,都会打电话给我,谁家孩子念不了书了,谁家娶了外地媳妇要在本地上户,谁家婆姨汉吵架了,给乡里乡亲们办得事比公司还多。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通过走访,我们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这朴实的话中蕴含的大爱和深情。 

这郝总,一副敦厚、良善的佛相,他便是神木恒源煤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赵家梁煤矿矿长、榆林市第三届人大代表、神木县第十六届人大代表郝治昌。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老百姓咋说了,郝老汉呀,就是观音菩萨心肠,天下老板少有这么好心的人! 

                  

       1 

  

1957 年,正是天灾人祸的年份,神木县孙家岔镇柳树峁更是一个十年九旱,靠天年也靠不上的穷村子。已45岁的娘生下了郝治昌。当时,郝治昌的父亲是村里的老支书,也是周围村庄里的第一家穷人,穷到没吃没喝的地步。父亲很正派,在所辖的四个队下乡时,都是自己拿一小袋米,从不在老乡家蹭饭吃。 

四队有个李刚柱,和郝治昌一家相处的很好。郝治昌已到了记事的年龄,记得一次过年了,家里还没一两肉。那时农村有喂猪的人家,到年底就算杀好了也顶多四、五十斤。那年大年三十下午了,过年的饭还没有着落,老父亲手握着杆烟锅子一个劲地抽,愁肠的放不下,老母亲翻来覆去纳着一块棒棒媲子。眼看太阳落山了,李刚柱拿的四、五斤猪肉来到郝治昌家,说我知道你们家没肉,我也杀的猪不大,不管它今黑地够吃,你们吃上一顿。李刚柱家距郝治昌家还有一段的路,说完忙得也没进家坐一会,就转身走了。 

    这最感动的一幕,便永远留在郝治昌的记忆深处了。老父重病临去世时一再对郝治昌说,儿啊,你如果一直这样穷了,那也就没有办法,你一旦过得好一点了,把这个你叔叔长短不能忘了。 

    郝治昌心里便一直惦记着,这个如同救命恩人的李刚柱。以后常有意无意打问着李刚柱的生活状况,李刚柱也是苦命人,养得个儿也不争气,娶的个媳妇还经常性羊羔疯,一下就昏死过去了。一九九几年,腊月时分郝治昌去看李老汉,李老汉捡柴去了,郝治昌坐到家门口一直等得回来。郝治昌迎上去说,叔叔,你咋腊月天冻得捡柴格了? 李老汉说,老命,不捡敢没炭烧,炭来贵得买不起。郝治昌说,那你进我那煤矿上拉上一车。李老汉说,炭贵的,我敢拉不起。郝治昌拉着李老汉的手说,叔叔,你改天让人给你拉来,我给你,钱不用你出。郝治昌走时,掏得给了李老汉一万,李老汉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抖擞着捏着这一万块,满脚地转,连坐的地方也找不到了。 

最后李老汉说,你把这个钱给我了,我就给你还不上了,我现在已这么老了,指望儿女来指望不上,你把这个钱原拿上吧。郝治昌说,这个钱是我给你的。李老汉说,那这个钱我也不花,就给孙子念书当学费用吧。郝治昌说,这钱你和我婶想买点什么买得吃格吧,你儿子增斜孩子念书用钱时,让再来找我。 

后来郝治昌到了恒源电厂当了总经理,李老汉提了一蓝蓝鸡蛋来了,说孙子念书困难的事,说这个钱了长短完了让增斜给还。郝治昌便又给了一万。李老汉用袖口抹着流的长长的眼泪,说我本来来和你借个千数八百,你给这么多,让给你去哪还格了。郝治昌安慰了李老汉,一再说钱来不用还了,又给了两条烟让李老汉回去了。 

我和苗雨田去李刚柱老汉家时,一上院畔,左面围着圈,十几只白山羊挤在圈门好奇地打量着我们,右边拴着一头虎腾腾的骡子。在李老汉家,她老伴说,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吗,这两年,郝老汉逢过年过节的,就给村里每家都白面大米的,去年,每人给了一条毛裤,暖烘烘的,你看,你看,说着,她翻起裤腿边,让我们看。 

这些年李老汉真老了,喂不动猪了。但每年女儿给的猪肉,自己还是舍不得吃,都要留着等郝治昌来。郝治昌已不止一次对李老汉说,叔叔,你老灰了,我现在还缺个肉吃?你不要再留了,你真的不要再留了。 

  

       2 

  

郝治昌21岁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精干的他同时被当选为村大队支书。当时贫困依然如影随行,在村里种了两年地,地没好地,也没种出个收成来。郝治昌便到大柳塔石圪台煤矿去挖煤。每天 下到了离地面一、二百米深的井下,通常一干就十多小时, 郝治昌和工友们人工装雷管炸药,用大锤把炭块打的四四方方。 煤灰尘呛的,昏昏沉沉,呼吸窘迫,真是暗无天日!人常说,世上最苦的就是,为个男人掏过碳,为个女人嫁过汉。 郝治昌年轻轻的就把这世上最苦的苦受了。 

几年后,他用打工的钱,娶了老婆,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跑起了运输,随后的几年里他靠包小工程、买卖羊绒毛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和一定的经济基础。 

1993 年以后,县上成立 神府经济管委会后,郝治昌的老同学 孙俊良组建起了恒源集团公司, 他第一个启用得就是郝治昌, 让 他担任了水井湾铁厂副厂长,收了五、六年料,因为收料这个关口很重要,外面往回收矿石,就是看起来是一堆石头,当然就由郝治昌说了,给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孙俊良信得过老同学。最后 产出铁来了,卖不动,便调他去水井湾铁厂包头办事处,主要负责要账。在包头, 郝治昌和许多大厂老板打交道,一来二往混熟了,这也为以后的他攒了足够的人气。 几年后,因铁厂不景气,最后便转化成了煤矿。 

2002 年, 神府煤田大开发轰轰烈烈展开, 热火朝天的开发景象让郝治昌按捺不住地激动,他预感到煤炭事业的广阔前景。他在找寻着机会,机会便垂青于他!当时自己村柳树峁有个老曹渠煤矿,给朱盖塔村的郭子亮,杨世贤承包了,4万块钱包了16年。郝治昌硬出了90多万,又把老曹渠煤矿转包过来。村里的人本着开玩笑说,这煤矿掏上16年也让你掏完了,你干脆再出上些钱,把这矿拿走算了,咱们队里就不要了。一拍板,当急郝治昌又出了8万多,就把这矿的所有权买下了。 

这样,紧跟大好形势的郝治昌,便真正走上了大展宏图的致富道路,没几年,就从人生的低谷一下跃上了幸福的巅峰! 

有了些钱,郝治昌便寻谋着改变村民落后的生活状况。 

首先村里面吃水困难,家家赶着毛驴平板车,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远天没地地到沟里拉水吃。他最先便投资了40多万,给村沟里修了一个大大的抽水站,家家户户一分钱也没摊,就用上了自来水。吃水问题解决了,紧跟着便着手修村里这条惟一通往山外的,也几乎不能叫路的山路。郝治昌跑到县上相关部门争取资金。为该村修了1.5公里水泥路,郝治昌又通每户人家修了水泥小路,和这条通村公路紧相连接起来,方便了村民的春耕秋收,生意运输。新修了从煤矿到呼家塔、纳林采当等3个村、9个村民小组全长8公里的柏油路,改善了1600多名村民的出行条件。修路前后花了1000多万,郝治昌个人便出了980多万。路修通后, 羊肠小道变大衢,千里相去一瞬间。终于,村民们 甩掉 遇雨而泥泞,宾朋之往来艰难的昔日小路, 甩掉徒步丈量的辛酸里程,和那些与灰尘为伍的颠簸岁月。如今,看你,这条通村主干线, 修长、起伏、顺畅,像父亲高迈的头颅,搏动着抒情、壮美、强劲的线条。承载着村民世代的梦想,将富裕和文明的种子播向希望的田野。这条致富、文明、和谐的路,为村民早日脱贫致富插上腾飞的翅膀。 

郝治昌的老父亲一辈子大队支书,和村里,村周围的乡亲们都感情很深,而郝治昌更是受到他们的照顾,念念不忘乡亲们的恩情。尤其一队和四队,煤矿没煤矿,收成没收成,有些人真的穷得连年还过不了。每年腊月,郝治昌都会自主拿出几万块,交给村干部支书,让给这些穷乡亲把白面大米肉毛衣毛裤买的送去。柳树峁村四个队的村民,基本上都受过郝治昌的帮助和恩惠。 

  

       3 

  

在柳树峁,我们首先就是去的王汉元家。王汉元闲的去村里串去了,那个传说中的云南老婆杨秀英跑出来给我们看狗。等王汉元回来,我们说明来意,王汉元第一句话就是,你说郝老汉呀,没有他,哪有我现在?首先我老婆是肯定娶不过了。郝老汉像我大一样亲。 

王汉元虽然还在旧窑住,但他现在已经花了 50 万元修起了一处宽宽展展的院落,那天路过时我们看到了,房面一律用洁白的瓷砖镶出来,院子中停一油光明亮黑色小轿车,院中还立一旗杆,简直不像一家住户, 就像是个机关大院。   

王汉元的儿子都民已 8 岁了。   

王汉元十几岁时父亲便因病去世了,使原本贫寒的家雪上加霜,照顾多病的母亲及年幼的弟弟的担子就落在了他的肩上。 2002 年郝治昌的生意做大了,就把王汉元、王汉伟俩兄弟带到自己的煤矿上打工,这两年还在自己煤矿上给这弟兄俩入了股。王汉元 38 岁那年,经人撮合,和同样也是打工过来的云南女子杨秀英认识,郝治昌掏了两万块钱,操持着给他俩把婚结了。没住多时,人家住不惯,悄无声息跑了。气的王汉元可怜自己又成光棍棍一条。但没多久,这云南女子后悔了,突然给郝治昌打电话,说她想回来了, 说她当时和汉元语言不通,习惯不同,有点别扭。离开后才发现其实汉元挺好,她还想回来,又不好意思和汉元讲,就给郝治昌打来电话,让问一下王汉元,还要她不了。咋能不要呢,喜还喜不过来了。郝治昌赶紧派桑塔纳派人把杨秀英从太原寻了回来。郝治昌一帮到底,那些年计划生育很紧,因为王汉元结婚后手续还有些不齐全,一天,被计生部门的人员追的来了,已有身孕的 杨秀英吓得慌不择路,差点从三米多高的石圪台跳下去,后果很不堪设想。是 郝治昌出面缴了两千元罚款,才把这事摆平。 

当时郝治昌手头还有贷款,而且一万两万在 2002 年左右来说,还是个天文数字。 

王汉元的弟弟王汉伟,在郝治昌的扶持照顾下, 25 岁那年娶了一位内蒙新庙乡边壕村的女子,如今不只在县城修了自己的房子,还养着五台大吊车,前进倒退,生意兴隆。那天在路畔上,我们就碰到他了,我们问,你借过郝总的钱吗,他说,可多借了,二十来岁就跟上郝老汉做营生了,在煤矿上干活,后来买装载机等,我来了没念书不会写字,借郝老汉的钱连借条也没打过,借的多了,有的记着,有的记也不记着了。又说这两天有些紧逼。我们说,走,再和郝总借格来。王汉伟连连摆手,不了不了,都没眉脸再去和郝老汉借了。说得我们一阵开心的笑。 

村里有个 40 来岁的灰人光棍汉,看着郝治昌给这俩兄弟都娶了媳妇了,便寻谋着要麻缠一回郝老汉。有天郝治昌开着车回村里,这光棍晃晃悠悠地正骑得个骡子路过,看见了郝治昌回来了,赶忙往下刷地一跳,把缰绳一扔,骡子也不栓不管了,嗵地拦车头就给郝治昌跪下了。愤慨地说,郝老汉你偏心,你给汉元汉伟俩把婆姨也娶过了,不管我了,我来了光棍打松了,你得给我也讨个老婆!郝治昌下车扶起光棍汉,说那你娶格,说成老婆,得花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说得光棍汉再也没话说了。 

第二年春起,光棍汉跑来找郝治昌了。喜得合不拢嘴,说他把婆姨说下了,人家和他要 3 万块钱了。郝治昌就给了 3 万块钱,帮光棍汉娶过了媳妇。一直到现在,这对也过得和和美美,有吃有喝。 

我们很多人不懂爱,郝治昌深深地懂得,并充满热情,始终如一地拥抱它。爱是上帝赋予我们心灵的阳光,爱的多少可以证明心灵的明亮和暗淡。人生无法拒绝阳光,也无法不去爱,爱他人,爱自己,爱万物,爱宇宙。我们相信,人本性是爱的,孩童的世界满是爱,善良和纯洁,许多恶是后来才附在人身上的。我们每个人都要像郝治昌一样充满爱地对待他人,就像祖母对她的孙子,母亲对她的儿子一样。 

  

 4 

  

柳树峁沙坡四队的李占昌,是典型的走西口的哥哥回来了。 

我们刚到李占昌家,就看见院外榆树上喜鹊喳喳叫了,我们就就仔细端详了2008年由郝治昌全资16多万兴建了的这处崭新院落,这才使李占昌家从破旧不堪无法居住的老房子里搬了上来。大门上“家兴财源旺”几字光鲜亮眼,泛着喜庆的光泽。院子里停着一俩大黑车,我也没认出是什么牌子,反正很气派的。有牛棚羊圈,一头黄牛卷着尾刷,悠然地反刍着,似乎在回味生活中的如云往事。数数连东西房加上,干净整洁的11间房,面积很大,齐齐楚楚,亮亮堂堂。正房放三张大桌子坐着吃饭拉话,都不会嫌挤。 

李占昌老伴和二儿子正在炒瓜子着了,满院子都能闻见油气油气的香味了。李占昌迎出来,乍一看我们手上拿着纸纸本本,以为是测房的来了。 

话说起来,李占昌和郝治昌是姑舅,郝治昌的娘娘是李占昌的姑姑。当时30岁的李占昌是在大集体饥荒时期,也就是1980年左右,和老婆带着两个儿子,大儿子当时才六七岁,小儿子才三四岁,逃荒逃到了内蒙巴盟五原。后来因为在巴盟生活日渐困顿,人多地少,难以为继,于2000年举家搬了回来。刚回来,村里的不认,说迁出去了就是外地的人了,不给下户。实际上是这地方开发了,村里有矿地片值钱了,多加一个人,村里众人就分红少了,村民眼红,一致阻挡这事,一不给下户,二不给分钱。郝治昌看在眼上,急在心上,回来吃没吃,住没住,咋也不能让饿死吧。后来经过郝治昌从中和村民调停,李占昌一家6人才在村里落了户。到乡政府上户,离开多年的李占昌东认不得个东,西认不得个西,却在乡政府大门就碰上了郝治昌,郝治昌又找人帮李占昌把户给完完整整地上了。然后就给盖房子,打水井,架电线,安下家来。就是亲戚吧,谁给你这么弄格了?谁还给你帮这么大的忙?李占昌一家感激涕零,杀了猪羊来感谢郝老汉的世世代代都忘不了的大恩情。 

就是亲兄弟也不会这样帮你!李占昌说着就激动了,你说,现在村里的亲侄儿子都往死欺负我了,那天说起郝老汉,我说今年冬天杀上一个羊,给他送去,我侄儿子他说啥了,你就是把那格嘟羊都给了郝老汉罢能吃进格了?你说这也叫话吗!人家这样帮我,就算一个羊顶上一千块钱,那又值几个钱!侄儿子不让给我们分钱,前两天还骂我是老毛驴,骂我老伴是老草驴,今年又把给我家的污染费也掐了。还有村煤矿上分的钱也扣了,一分也到不了我手里。过两天又得寻郝老汉格呀,看把这事解决了。 

我们问李占昌,那你给羊,郝总要了?李占昌说,要了,但人家又把羊钱给了我们,还多给着了,人家来坚决不白吃。我们说,那你以后多养上一群羊,不要卖,只给郝总送,你还能多赚些钱。说的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李占昌说,如果不是郝老汉帮,我就是连个猪窝也磊不起! 正经我的自家亲戚,却一分也没帮过我。 

李占昌的二儿子接过话头说,郝老汉呀,的确是好人。去年我媳妇犯病一下疯得啥也不知道了,连巴了尿了都得我看护着。要看病,和家门自己家弄钱弄不上,和队里借钱,才给了两千块。郝老汉说,我把钱给你,人要紧,都这样了,赶紧引上给看格。这样才看好媳妇的病。 

郝治昌好心真的是好到一定程度,一定境界上了。 

我们走时,衿着围裙子的李占昌老伴,挖了一钵子 刚炒的从巴盟拿回来的瓜子,撵着要我们装在衣袋里嗑格,我说满了满了盛不下了,李占昌的老伴还又往里抓了两大把。 

  

 5 

  

2007 年,郝治昌积极响应县委、县政府  双百帮扶  的号召, 顾不上休息,利用一天时间走遍了 栏杆堡镇郝家中墕村 6 个自然村的山山峁峁、沟沟岔岔。晚上又把村干部、村民代表召集在一起,协商帮扶项目。并根据村上的实际情况,郝 治昌 把解决人畜饮水工程、新修公路和新建一座桥做为他要帮扶实施的项目。回到矿上的第2天,郝 治昌 就把实施人畜饮水工程和新建黄龙庙沟桥和修公路所需要的220万元打到镇政府实施“双百帮扶”的专用帐户上了。 

郝治昌为郝家中墕村 6 个村民小组建成高、低位水池各 6 个,铺设自来水管道 1.5 万多米,让全村人吃上了自来水。建设了宽 6 米、长 14 米的平板桥一座,解决了郝家中墕村及周边 1100 多村民春、冬出行难的问题。拓宽修通了宽 7 米、长 13 公里的砂砾石公路,使通村公路与神盘公路相连。郝家中墕村是自然条件较差的一个村,全村 6 个自然村分布在 10 多平方公里的沟坡山洼上,十年九旱不说, 180 多户村民世代吃水都是担子挑、牛车拉, 村子通往外界的一条便道只能勉强走个农用三轮车,中间还隔着一条河,每到冬季结冰、春天开冻的季节,出行更是难上加难…… 而如今干净、方便的自来水结束了该村 600 多人世世代代吃水靠人挑牛拉的历史。以前村民到县城要花 3 个多小时行近 40 公里的山路,现在走这条路仅用 1 小时就到了。 郝治昌还计划给 郝家中墕村 打一座淤地坝,给村上调种羊,动员全村村民发展养殖业。 

村里群众的疾苦郝治昌挂念,村外、乡外、县外群众的困难也牵动着他的心。去年,郝治昌在西安出差,晚上在宾馆电视上看到安康一女孩因母亲病重,看不起病呼吁社会好心人救助,郝治昌看了,心里难受的翻来覆去睡不着,第二天一早,放下手中的事,赶到西安交大附属医院,给女孩嗵地扔下 3 万元,让帮助她母亲治病。小女孩给郝治昌登地双腿跪地,感动的痛哭流涕,要留下贵人的电话。郝治昌说,电话就不用留了,好好给你妈把病看好,把病看好比什么都强,说完就走了,把小女孩感动的什么办法也没。 

  

            6 

    

最近5年, 郝总 累计出资1700万元为柳树峁村和孙家岔镇中学、栏杆堡镇郝家中墕村办实事,改善了这两个村及周边村组2600多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前年、去年他又出资20万元新建了孙家岔镇小学,290万元新建了孙家岔镇中学,今年还给职教中心捐了200万。2006年至今,据不完全统计,郝治昌为灾病户、孤寡老人、残疾人以及社会各项公益事业累计捐资200多万元。 

他在企业安排了近700名省内外的青壮年劳动力就业,解决了一部分流散人员的工作问题,体现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大公无私,乐善好施的郝治昌也成为周边群众教育子女及年轻人学习的典范。 

呀,这位郝总! 

他的老母亲今年已整整100岁了,在村里由他的老嫂子身边照顾。她真有福气,生下郝治昌这样一个不同凡响的儿子!郝总尽管忙,隔上三五天,他就会回去看一看老母亲,和老母亲拉上一阵子话,握着老母亲榆树皮般的手,感慨万千,热泪长流。 

仁慈是人对同类的珍爱和对心灵的真诚守护。仁慈的境界便是上帝的境界。人在面对自己灵魂时,会黯然神伤,这也许就是仁慈,就是良知。生命并不只是一个活着的过程,而是逐步完善的一个过程。古人说过,厚德载物,大爱无痕。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像郝治昌郝老汉郝总一样,仁慈,关爱地善待身边的人和事物,这样,我们就离上帝很近,很近。 

 

                                                                 编辑:李雄伟

相关文章
2013-01-22 14:42:50
2013-12-12 08:23:47
2017-12-13 09:30:07
2013-01-21 08:26:05
2012-06-08 08:43:08
2014-06-12 08:31:58
2013-01-18 14:35:34
2011-11-21 17:08:01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