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文 学 书 画 摄 影 剪 纸 麟州名胜 故事传说 麟州珍宝 人   物 神木古迹 网站论坛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 学 >> 婚恋走过三代 >> 阅读

婚恋走过三代

2012-02-17 08:53:12 来源:神木文化艺术网 浏览:59

   恋爱对于奶奶,那是太简单不过了,一词可括:一片空白。奶奶与爷爷的婚约定于马背。那时候,没有什么交通工具,有点家底的人家养一匹马,一头骡子,家底一般的人家则是一条灰驴。两家本在同一条沟里,太姥爷家在前沟,老爷家在后沟,即使这样,并不相识。一次,老爷骑着他那匹枣红马进城,太姥爷也骑一匹青皮马进城。返回的路上,两匹马走向相同,马背上的人也就闲聊了起来。两人觉着很投缘,越拉越热乎,最后很自然就聊到了双方儿女,随口的一句话〔是谁先提的完全不重要〕就把不谙世事的五岁的奶奶与七岁的爷爷绑缚了一生。门户相当,到老爷太姥爷这里简略成走马相当。

婚前,奶奶一直不曾见过爷爷。爷爷却有的津津乐道。他十七岁,也即奶奶十五岁时,沟中腰的白石村唱戏。这数十年才有的大戏大到令人难以想象,方圆外的方圆内的人家拖家带口,带足干粮走一天多来看。爷爷奶奶当然不会落下。爷爷于人山人海中把奶奶前后左右看了个够,奶奶却浑然未觉。问爷爷是怎么问到奶奶的,爷爷总是诡秘地一笑。骄傲,占足便宜的满意劲儿换来的是奶奶嗔怒的一个瞥眼,另外还加上一句:什么灰人,结婚也不回来。说起来,还真有意思。结婚的日子选定后,老爷他们就写了信捎给远在内蒙古给人做工的爷爷,叫他务必在好日子前赶回来。结果,爷爷自有心,无奈路途太遥远。迎亲这天,这边的人瞭不回爷爷就想了一个法子,让一只公鸡代替爷爷。奶奶下驴时抱抱公鸡还好,入洞房后抱一只公鸡睡觉可让奶奶做了难,最后奶奶坚持不和鸡呆,送奶奶来的老妗经过与老爷们交涉,方才作罢。爷爷回来后,又举行了个小仪式才算正式将奶奶娶进了门。

婚后,在老家过不下日子,为讨生活,奶奶跟着爷爷到过内蒙的伊金霍洛旗,杭锦旗一代,给蒙人地主打工做活。孩子留下了四个,后边生下来的十多个孩子全抱给了人家或在尿盆里就溺死了。即使这样,还是少吃没穿。难以想象,不到一米五的瘦小羸弱的奶奶能把日子年复一年地从年头撑到年尾。这些肚皮都填不饱的日子里,奶奶总要把自己的饭留一口偷偷地给爷爷。妈妈刚娶进门时,对奶奶把一口窝窝掰给爷爷的做法很是诧异。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奶奶的第一碗饭总要端给爷爷,并把自己安插在爷爷的身边,好把自己碗里的肉及时地夹进爷爷的碗里。这种情况就是来了客人也不改变。我曾苦苦思索过奶奶的无原则的尊夫,是的,尊远远超过了爱。唯一有帮助的大概是奶奶曾说给我的她的骄傲历史。太姥爷请来私塾先生教老舅们什么经呀传呀记呀的,老舅们三日五日背不会,旁听的奶奶当天就能背下来。我长到会记事起,奶奶就给我背过不少。

妈妈则属他们那一代人中走在最前列的,有着超前意识,超前思想。尽管“在四九年妇女得到了翻身,彻底大解放了”〔妈妈语〕,可旧有的禁锢一时还难以摆脱。和妈妈年龄相仿的姑娘们仍一个又一个听从父命被人哭哭啼啼从驴背上驮走了。妈妈亦是被姥爷定了娃娃亲的,可妈妈十六岁时就决定对不满意的婚约抗议。姥爷软硬皆施,妈妈掷地有声:一嫌他们家过去是地主,成分不高;二嫌他们家在山疙瘩上。万般无奈,姥爷只好拉下颜面悔了婚——退还了人家彩礼二十块钱。爸爸也有类似经历,嫌对方长一脸麻斑。这样,经一个熟知双方家庭的老叔一介绍,爸爸和爷爷提上两瓶二锅头,怀揣一盒金丝猴烟就跟着老叔去姥爷家提亲了。姥爷问躲在偏房的妈妈时,妈妈红着脸说“你们看么”,其实妈妈在爸爸进门时的第一眼就看上了相貌堂堂的爸爸。事情就这样定了。尽管爸爸妈妈都已经二十四岁,在当时实属大龄青年,但为了响应当时提倡的晚婚晚育,从定亲到结婚大约隔了一年,这一年里爸爸与妈妈有好几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其中有一次是过七月十五,爸爸去接妈妈,手上戴着一块刚买的手表,这在当时是很洋气的东西了。妈妈就说要看看,爸爸只好恋恋不舍地把手表送给了妈妈。妈妈时常说,“你爸那时长得可不赖”,那话里的骄傲劲傻子都能听得出,妈妈总还会补充说村里的姐妹们如何如何羡慕她,村里人如何排女婿名次时将爸爸排在第一……由此我常常推想妈妈当时的幸福。

结婚时,妈妈坐的是骡车,亦是刚时兴的,两个轱辘的平板车经过装饰,好看了不少。妈妈上轿前并没哭,有老婆婆就笑话妈妈,也有识时务的大喊一句:“时代不同了!”。引来一片哄笑。

婚后,爸爸去外村教学,家里地外全靠妈妈一个人操持。那时刚实行了包产到户,妈妈的能干使得我们家的收成比别人家只多不少,加上爸爸的工资,我们家一直过着遥遥领先的生活。妈妈积极响应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生了我和弟弟后,爸爸对妈妈讲了政策,妈妈就主动去乡卫生院做了结扎。我和弟弟也比较争气,我考上了当时很难考的榆林中等师范学校,弟弟则上了大学。妈妈时常感慨,跟党的政策走没有错。

我们家于十年前就迁到了镇上。妈妈侍弄院子里的一块蔬菜地。爸爸到了退休年龄,但他离不开孩子,坚持代课不离校。这几年,身边有人一夜之间炒房地产由瘪子变成了胖子,有人买煤矿一下子从地上飘到了天上。爸爸妈妈却怡然地说:我们现在平平安安,衣食无忧,过得不比谁好?对这一致的言语,我哑然,继而欣然。

我呢,曾经在初中时偷偷喜欢上一个品学貌皆优的男孩,可惜,愣是没敢表白。中师时,形势逐渐明朗,中专生没有多少前途,尤其是师范专业。学习一直很好的我终日生活在痛悔之中,更别提找一个中师的男朋友了。毕业后,跟着朋友去玩,和一男孩彼此一见倾心。一切如电视里浪漫的镜头,一个春雨霏霏的日子,在湖边的一尾木船上,同一把伞下,我的手被他的手紧紧地握住……一边是烟波浩渺的大湖,一边是红色连绵的沙丘,一边是绿绿的草地,雨声沙沙沙沙地伴随着心跳……任何言语都是多余,大自然将彼此的爱意传达到极致……

就这样,我们在这个春天开始了我们的爱情。我们牵着手走过整整一个夏天,我们都看到我们的爱情茁壮健康地成长着。到了秋天,就像农民们收获成熟的稻谷一样,我们收获了爱情,走到了一起,很自然地。拿他的话说就是“提亲与订婚一次搞定”。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却有知己在枕边作伴。我常想,这是上天对我格外的恩赐。我不知道感谢谁才好。我们有一个约定,每天下班一定要有一个拥抱。如果有客人,我们心有灵犀地转移到卧室。如果外出,一定要往家里打两个电话。如今,我们已有了儿子,我们的爱情又增添了新的类似于亲情的内容。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都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奶奶来我们家住了一段时间,去姑姑家笑说我们看电视都要“拉着手”。

也许,我们的拉手对奶奶来说还感觉有些特别,但我相信,奶奶、妈妈她们的爱情,在属于她们各自的年代里依然以特有的方式,闪现在她们的梦中,并将带给她们一生的美好回忆和无尽的甜蜜幸福……

    作者:闫萍

                                                                   编辑:项小霞

相关文章
2011-11-23 16:28:08
·
2014-03-21 08:28:10
2018-01-03 15:03:17
2012-06-13 09:16:27
2011-11-23 16:10:41
2013-01-25 14:18:22
2013-10-11 09:35:23
2012-09-11 08:55:19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标题 内容

最新热图

最新更新
最新推荐

神木文化艺术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QQ:601859554
Copyright © 2011  www.smwhys.com  神木文化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whysw@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陕ICP备10011285号  
网站建设与维护管理:西政科技